唐伯虎《行書七古詩卷》 盡道一代才子的晚年蒼涼

周星馳的電影《唐伯虎點秋香》,想必大家都非常熟悉。電影中的唐伯虎,風流倜儻、才華橫溢,憑藉才智與運氣,過五關斬六將,最後抱得美人歸。

真實的唐伯虎,的確也是才高八斗,可惜卻懷才不遇,晚境淒苦。今季春拍,一卷唐伯虎《行書七古詩》現身北京嘉德。唐伯虎此卷書自作詩三首,是這位一代狂傲不羈的才子,在晚年對人生的總結和無奈,寫於他從南昌寧王處脫身歸里之後。

Lot 394|唐寅(1470-1523)《行書七古詩卷》水墨紙本 手卷

尺幅:30 x 262 cm(書法);30 x 40 cm(後跋 )
鈐印:南京解元、逃禪仙吏
題識:吳郡唐寅書似雲莊老兄。
後紙:六如居士高才絕俗,書畫皆為世所推重。弇州山人謂其書入吳興堂廡,差薄弱耳。今觀此書,縱恣處間用米老筆意,氣味純厚,絕無薄弱之弊,當是晚年得意書也。傲徠老人漫志。 鈐印:傲徠山民
鑑藏印:傲徠山房、傲徠山民
估價:RMB 52,000,000 - 62,000,000

唐寅,字伯虎,與祝枝山、文徵明和徐禎卿並稱「吳中四才子」。他自幼天資聰敏,博覽經史,十幾歲就認識了祝枝山、文徵明等人,一起交遊玩樂、談詩論文。16歲時,他考中蘇州府試第一,「童髫中科第一,四海驚稱之」。一時間,唐伯虎成了名震蘇州城的少年才子。

29歲時,他參加應天府鄉試,又奪魁中解元。如無意外,這位才高八斗的年輕人,幾年之內必將金榜題名,甚至連中三元,從此登上人生巔峰。

可惜,命運沒有善待他。

正當唐伯虎躊躇滿志,第二年赴京參加會試時,卻捲入科場舞弊案。唐伯虎被革去功名,發充縣衙小吏。他深以為恥,堅決不去做小吏,便落魄回鄉,結果夫妻反目,兄弟嗤笑,嘗盡世態炎涼。仕途無路,唐伯虎開始耽於酒色,遊蕩江湖,寄情書畫。


明 張靈《唐伯虎像》


唐寅《事茗圖》卷局部|北京故宮藏

唐伯虎用賣畫的錢建成「桃花庵」,自號「桃花庵主」,並作《桃花庵歌》,千古傳頌。名句「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」正出此處。

唐伯虎以為,從此日子便能一直過得清閒而超脫,無奈他又再一次捲入政治鬥爭中。1514年,明宗室寧王重金徵聘44歲的唐伯虎到南昌當師爺。

在寧王府中,唐伯虎發現,寧王是要招徠各方人才,圖謀造反。謀反可是死罪,為求保命,唐伯虎佯裝瘋癲,脫身回歸故里。後來寧王起兵造反失敗,唐伯虎幸而避過殺身之禍。

經歷生死逃亡,這位曾經意氣風發的一代才子漸趨消沉,轉而信佛,自號「六如居士」。從南昌回家後常年多病,加上不會持家,晚境淒涼,54歲時撒手塵寰。


「逃禪仙吏」印

此件《行書七古詩卷》是他較晚年之作。上鈐的「逃禪仙吏」一印,便是他從南昌寧王處脫身歸里後所刻。所書詩文的內容充滿淡泊功利、看破人生、心灰意冷的感慨和思緒。詩中一句「明年今日花開否,今日明年誰得知?」看破紅塵。

此作所書內容主要是自作詩三首,分別是《花下酌酒歌》和《席上答王履吉》,兩詩均見於《唐伯虎全集》,字句略有出入;第三首詩,似乎是當場發揮,寫給上款人「雲莊老兄」,故未見《唐伯虎全集》入錄。

唐伯虎善書法,初學唐歐陽詢,後專學趙孟頫行書,得其寬博綺麗之勢。此卷書法率意自如,洋洋灑灑,以雄直取勝,酣暢痛快,一氣呵成連寫三首詩,沒有分割。詩意放達,直白如口號民歌,但卻是真性情的流露。寫時直抒胸臆,不假思索,接連出現漏字、重字。


唐寅《行書七古詩卷》局部


卷上接連出現漏字、重字

此卷將於今季北京嘉德拍賣,是古書畫的領銜作,估價RMB 5,200萬 - 6,200萬(NT$2.24億 - 2.67億)。

據行方資料,此作於上世紀60年代,曾入藏北京故宮,在80年代國家文物局組織的全國文博單位書畫鑑定時,經謝稚柳、啟功、徐邦達、劉久庵、楊仁愷等專家過眼,並著錄於《中國古代書畫圖目》第一冊故宮藏品部分;80年代後期作品退回原主。

翻查拍賣紀錄,此作於2016年亦曾於北京嘉德上拍,當時估價RMB 5,000萬 - 6,000萬,最後以RMB 5,957萬成交。

唐伯虎現時的拍賣紀錄於2013年寫下,《石渠寶笈三編》著錄的唐伯虎《松崖別業圖卷》在北京保利上拍,以RMB 7,130萬成交。


唐寅《松崖別業圖卷》以RMB 7,130萬成交


拍賣詳情

拍賣行:中國嘉德(北京)
專場:大觀 - 中國書畫珍品之夜 • 古代
拍賣地點:嘉德藝術中心(北京市王府井1號)
拍賣時期:2021/5/18|7:30pm
拍品數目: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