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龐貝古畫到當代特朗普 自戀致死的絕色美男

公元79年,維蘇威火山爆發,剎那間摧毀了繁榮美麗的龐貝。兩千年後,人類仍在此古城中發掘出色彩鮮豔的古代壁畫。最近公開的這一幅,畫中人原來是自戀致死的納西斯(Narcissus)。今日我們就翻開藝術史,看看描繪這位傾國少年的古今名畫,包括達利的超現實創作,以及當代的特朗普(台稱川普)版本……


龐貝古城發現的納西斯壁畫


龐貝古城


龐貝古城內的人民遺骸

這位納西斯,乃希臘神話中的一位獵人,雙親是河神與水仙子(Nymph)。這位少年玉樹臨風,用中文來形容的話,真是「顏如宋玉,貌比潘安」。只要是女性,哪管你是雙十年華還是七老八十,是尋常人家還是神仙貴族,統統拜倒他的美貌之下。

不知這位少年是自愛,還是要求高。不論甚麼女子示愛,他都一一拒絕。這些女士對他無法自拔,不是傷心而死,就是跑去自殺,以示自己所愛之深。最神奇的是,納西斯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英俊。


以納西斯為主題的畫作

原來她的水仙子母親,曾向預言家查問兒子命運。那位預言家說,只要他不看到自己的臉孔,即能長壽。由於納西斯嚴守母親叮囑,所以儘管美絕希臘,卻從來不知道自己長甚麼模樣。

故事回到那些女士身上。她們生前迷戀納西斯,死後卻怪罪於他,紛紛跑到復仇女神處投訴抗議。復仇女神同意她們請命,讓納西斯一次外出打獵時,意外從池水倒影中看到自己的樣貌。


以納西斯為主題的雕像

納西斯實在太過俊美,竟然被自己的臉孔所深深迷倒。他一直看著水中倒影,不能自拔,結果在水池旁憔悴死去,應驗了預言家當初之言。

納西斯死去後,所在之處就長出一朵無比美麗的水仙花來。納西斯的古希臘語是Νάρκισσος,英文是Narcissus,也就是水仙花的名字。納西斯和水仙花就像「雞與雞蛋」的問題,今日我們已無法肯定是花以人命名,還是人以花命名。


現在能看明白這幅古壁畫了

這幅在龐貝古城發現的壁畫,繪的就是納西斯將死的場景。畫中的納西斯坐在水池之旁,死看著自己俊臉的水裡倒影。跟著他打獵的愛犬欲拉主人離開,他卻不為所動。旁邊站著一位少年,背有雙翼,相信是古希臘愛神厄洛斯(Eros,即是羅馬神話的邱比特)。

如此的絕世美男,竟因自戀而死。如此一段神話故事,自然成為藝術史的不垂主題。以下選了其中幾幅有名的,簡單介紹一下。


前無古人的達利


達利|納西斯的蛻變


第一個納西斯


第二個納西斯,象徵死亡的螞蟻在拇指上

第一幅是《納西斯的蛻變》(Metamorphosis of Narcissus),出自鼎鼎大名的達利(Salvador Dali,1904-1989)之手。這位超現實大師創意非凡,在此作中一共畫了三個納西斯。最明顯是左邊的納西斯,看著池中倒影「顧影自盼」。第二個在右邊,身體由手指組成,頭顱變成雞蛋,蛋上長出水仙花。

這個超現實的「手指納西斯」,充滿了達利常用的意象,包括象徵死亡的螞蟻、以及代表脆弱的雞蛋。蛋上的水仙花,以及手旁的獵犬,則比較忠於神話故事本身。


第三個納西斯


被納西斯拒絕的女子

*傳說達利養了一隻蝙蝠(有說是飛鳥),一直愛惜著牠。一天他看到蝙蝠奄奄一息,身上滿佈螞蟻,啃咬著蝙蝠身體。這一幕深深烙印在達利腦中,螞蟻從此成為了恐懼和死亡的意象。

第三位納西斯較難找,在「手指納西斯」右方遠處,像古希臘雕像一樣站立著。至於「手指納西斯」左方的人群,其實就是被納西斯拒絕的女人。無比美俊的主角單獨一人,被他拒絕的女子則聚集成群,相當有諷刺意味。


卡拉瓦喬|納西斯

接著是《納西斯》(Narcissus),卡拉瓦喬(Caravaggio,1571-1610)之作。這位意大利名家畫風寫實,光線運用可說出神入化,擅於把人物心理狀態融入境像之中。

留意畫中納西斯的雙手,與水中倒影的雙手形成一個圓形,象徵「自己迷戀自己」的這麼一個循環。他的左手微微伸入水中,更似想擁抱水中的自己。整個自戀心理,在此作中表露無遺。


Fabian Zolar|特朗普版本納西斯

第三幅可稱為惡搞或二次創作版本,出自當代藝術家Fabian Zolar之手,原作是上面剛說的《納西斯》。畫中人雖然換成了美國總統特朗普,但「自戀」這個主題不但並未改變,或許更為傳神呢……


盧西安‧弗洛伊德

再來一幅近代畫作 -《納西斯》(Narcissus)。畫家全名是盧西安‧弗洛伊德(Lucian Freud,1922-2011),爺爺就是赫赫有名的那位心理學家弗洛伊德(Sigmund Freud)。盧西安以繪肖像及人體畫而聞名於世,作品是拍賣場常客。

盧西安筆下的納西斯,可說是現代版本,造型就是今日的一位青年。他拿走水池、水仙、獵犬等諸般元素,專注於「自戀」這個主題之上,創作出別具一格的納西斯主題畫作。


盧西安‧弗洛伊德|納西斯

此畫由出版商委託盧西安繪畫,以作為書籍《Men and Gods》的插圖。此作如今是泰特美術館(Tate)的重要收藏,其實當年出版商卻毫不喜歡,認為當中描繪的故事太少(意思是根本看不出是納西斯嘛……),所以最終並未採納為插圖。

最後是《厄科與納西斯》(Echo and Narcissus),出自沃特豪斯(John William Waterhouse,1849-1917)之手。這位拉斐爾前派畫家來自英倫,以描繪神話、歷史、傳說中的女性而為人熟悉,畫風神秘而色彩鮮明。


沃特豪斯|厄科與納西斯

畫中右面的男子自然是納西斯,那左面的女子是誰呢?她叫厄科,希臘神話中的一位山嶽神女,因得罪天后赫拉,被施詛咒:喪失說話能力,無法表達自己的本意,直到遇上真愛,才能開口。

相信各位都猜到了,厄科遇到了納西斯,深深愛上這位俊美少年,於是終於能開口說話。可是大家知道,天后赫拉器量狹小,所下之咒豈會如斯簡單?厄科遇到真愛後能開口,但不是自由說話,而是只能「回聲」。(例如對方說「我很肚餓」,厄科回能重覆這句話,回應「很肚餓」)

正因為厄科只能重覆納西斯的說話,所以男方就誤會了她,大怒而去。可憐的厄科,只能看著納西斯望著水中倒影而死。傳說納西斯死後,厄科亦傷心而亡,永遠化成山谷中的「回音」。(厄科名字本身就是回聲、回音之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