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分鐘藝術學堂|解構達利 亂世狼煙下的超現實浪漫

1936年,西班牙爆發內戰,為二次大戰響起前奏。祖國狼煙四起之際,達利(Salvador Dalí)卻動起浪漫念頭,把自己與愛人的身影雙雙化成畫框,再以超現實主義的語言,繪上佛洛依德心理分析的諸般神秘符號,創作出介乎現實與夢境之間的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。今日我們請來邦瀚斯「印象派與現代藝術部」環球主管 India Phillips,帶各位上一堂5分鐘的課,解構這位畫壇鬼才。


達利(Dali)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


達利與畢生的靈感女神加菈

烽火連天下的達利 西班牙內戰(1936-1939)

西班牙內戰對達利影響甚深。紛亂初期,他被逼離開位於加泰隆尼亞的家鄉;戰事白熱化時,這位西班牙人則先後前赴巴黎、美國、意大利。達利當時飽受抨擊,時人指摘他離棄祖國,又不如畢加索等同儕般敢於在創作中諷刺戰爭。

其實當時留在西班牙,尤其是加泰隆尼亞,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。雖然達利向來並不大關心政治,但離開心愛的家鄉也可說是無可奈何的自保之舉。事實上,他後來很快就趕回去加泰隆尼亞。

或許他的創作並不像《格爾尼卡》,甚少直接批評現世之事。可是自1936年起,包括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在內的達利作品明顯受到戰爭的巨大影響 - 佛洛依德式的元素與夢境更似凶兆,繪畫也開始塗上悲觀主義的色彩。如此種種轉變,正正回應著佛朗哥統治時期為西班牙帶來的恐懼與驚惶。

編注:《格爾尼卡》(Guernica)是畢加索著名的反戰巨作,與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同樣繪於1937年。


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局部


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局部


邦瀚斯 印象派與現代藝術部 環球主管|India Phillips

蹦跳女孩與燃燒長頸鹿 佛洛依德的精神隱喻

以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這組雙聯作為例,畫作裡面有不少達利愛用的意象,當中其實都意有所指。「蹦跳女孩」象徵童年未受污染的幸福狀態,佛洛依德對童年回憶的執迷從中可見一斑。可是如此純潔的「蹦跳女孩」卻被遺棄在荒涼的沙漠之中,隱然透露凶兆。

燃燒中的長頸鹿是為人熟悉的達利符號。據他本人所言,此乃「陽剛的末日宇宙怪物」之象徵。毫無疑問,燃燒中的長頸鹿代表著即將由西班牙內戰引發的災難。

達利在加泰隆尼亞的市鎮Cadaques長大,人生大部份時間在當地的漁村Port Lligat生活。畫作中的岩石景觀,正正來自此地周圍的海岸線。可是這些岩層卻孤立而互相分離,且位處一個虛構的場景之中,與達利熟悉的海岸線大不相同。如此構圖,隱約散發著一種不祥而不屬於現世的氣息。


燃燒中的長頸鹿是為人熟悉的達利符號


蹦跳女孩象徵童年未受污染的幸福狀態

異曲同工 荷蘭美術館姐妹作

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有另一組同名的姐妹雙聯作,由鹿特丹「博伊曼斯‧範伯寧恩博物館」(Boijmans van Beuningen Museum)收藏。兩畫創作時間相差一載:博物館版本繪於1936年,今次拍賣的版本則完成於1937年。

人形畫框非常特別,靈感源自法國偉大田園畫家米勒(Millet)的作品《晚禱》(The Angelus)。達利自1929年開始和愛人加菈(Gala)共同生活起,女方就不斷出現在他的作品當中。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的人形畫框,最大可能就是代表他夫婦倆。


達利、加菈與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(博物館版本)合照


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,1936年|博伊曼斯‧範伯寧恩博物館收藏版本


米勒(Millet)《晚禱》|巴黎 奧塞美術館收藏

坊間一直有許多流言蜚語圍繞兩人的戀情。加菈個性專橫,加上在與達利的婚姻中位處強勢,導致後來有人指摘她為達利創作帶來負面影響,迫使這位鬼才畫家變得愈來愈商業化。加菈的婚外情也是話題所在,外界一直傳言她與前夫 - 詩人艾呂雅(Paul Eluard)有染,而且達利非但知情,更對此相當支持。

外界有意見認為,畫框的人形耳朵大、肩膀寬,故或許是兩位男士才對 - 可能是達利和他的同性密友羅卡(Lorca,死於西班牙內戰),亦可以是達利和他自己。雖然今日我們無法完全確認畫框代表著誰,但創作概念卻幾乎可以肯定是表達伴侶的內在生命 - 他們的潛意識。

雖然兩畫有異曲同工之妙,但構圖和細節上還是有所分野。博物館版本較為簡單 - 兩張餐桌上零落地放著三件物體 - 葡萄、杯子、砝碼。至於今次拍賣的版本,意象更為豐富、更為完整。燃燒中的長頸鹿、蹦跳女孩、斜倚的人、貧瘠的樹等等,都是經典的達利符號。組成人形畫框臉孔的雲朵,亦比博物館版本更為複雜、更為成形。

細節分別則在於畫框之上。兩畫的人形姿勢略顯不同,博物館版本畫框是純木所製,今次拍賣的版本則有燙金。


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長期收藏於塞爾西住所

今次在市場亮相的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,為意大利作曲家塞爾西(Giacinto Scelsi)舊藏。據塞爾西所言,畫作本身是由達利直接贈予艾呂雅,作為後者第二段婚姻的禮物,他後來則是從艾呂雅手上購下畫作。事實上,艾呂雅是加菈的第一任丈夫,後來把女方介紹給達利的也是他。

逾半世紀時間,畫作都收藏於塞爾西的羅馬住所。直到2004年,它才再度在威尼斯「格拉西宮」(Grassi Palace)美術館的百年紀念展亮相。邦瀚斯有幸取得今次的委託,將安排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於3月26日在倫敦上拍,估價£700萬 - 900萬(HK$7,050萬 - 9,100萬;NT$2.67億 - 3.43億)。



達利(Salvador Dali,1904-1989)《如雲似幻的愛侶》(Couple aux têtes pleines de nuages)

創作時間:1937年
尺寸:92.5 x 72.5cm(左);90 x 70.5cm(右)
來源:

  • 巴黎,Paul Éluard收藏(相信為)
  • 羅馬,Giacinto Scelsi收藏
  • 羅馬,Fondazione Isabella Scelsi收藏(於1987年從上述處獲得)

估價:£7,000,000 - 9,000,000

拍賣行:倫敦邦瀚斯
專場:印象派與現代藝術
拍賣日期:2020/3/26